當前位置:首頁 > 廉政教育 > 清風文苑 > 正文

故鄉念想

發布時間: 2017-03-31 16:51:02   作者:紀委宣傳部   來源: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  瀏覽次數:

我的童年在鄉下度過,那是一個偏僻的小山村。

年復一年,以為自己會漸漸遺忘故鄉,但它反而成為時時牽動我思緒的地方。

當年村里住著幾個潘姓的戶主,顯得人煙稀少。由于日子過得貧窮,兒孫成家后大都去外面自立門戶。爺爺與叔叔守著幾畝薄田,面朝黃土背朝天,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。

一天里,長輩們忙完農活,草房的屋頂騰起炊煙,我端著粗瓷大碗,借著夕陽的余暉,在青石板上跳來跳去,惹得一群雞鴨跟著我亂跑。這是一天中最快活的時光,因為白天我只能待在屋里。一次午睡醒來,蒙眬中見一只老鼠在房梁上穿梭,而我身旁居然還躺著一只不知哪來的黑貓,嚇得我一聲驚叫,硬是從門檻縫里鉆了出去。

繞過一道墻,是二爺住處,那塊地界明顯大些,水塘豐盈,果樹濃密,幾間瓦房奪人眼球。陣雨時節,瘦削的叔叔常搭著木梯爬上房檐,用草皮、石塊壓住被風掀翻的屋頂,屋內雨漏不止,經常連被子都會打濕。我當時覺得,生活最大的前程就是能住上不漏雨的房子。

承載懵懂無知的過往,那塊養育我的土地離我慢慢遠去。低矮的茅草房,貧瘠的黃土地,拾柴挑水,睡草鋪點油燈,苦寒的日子雖折磨了我的身體,卻滋養了一顆善良的心。

等我大些了,爺爺奶奶每去很遠的田地勞作,就將我放養在村落。草垛旁,田崗上,鄰家的墻角根,田野的土旮旯,都是我的游戲場地。記得奶奶趕集帶回一朵海綿扎的胸花,鮮艷的光澤一下子吸引了我。平日所見除了門前的臘梅、海棠、梨花,只有入秋時節滿野的棉花,哪見過如此艷麗的色彩。想來那竟是我童年唯一的飾品。

該上學了,父母從部隊去老家接我,見我泥不溜秋活像個“小叫花子”。此后每年寒暑假,父母都會帶我回鄉。那幾間土屋散布在阡陌縱橫的田間,七繞八拐地就迷失了來路。每當跋涉至此,總能在村口遇上遠遠迎來的奶奶。她戴著四季不變的花頭巾,理著凌亂的盤發,笑得白發都亮了,“就知道今天有貴客到,樹梢的喜鵲一早就喳喳叫。”

你吃過土灶熬的豆粥嗎?揭開碩大的木鍋蓋,一粒粒米豆在柴火的燃燒下珠圓玉潤,綻開粉色的薄衣,露出白嫩的肚皮,冒著濃稠的泡泡。熄罷柴火,余燼里再燜上一會兒,剛才那活絡的動靜已悄無聲息,代之一層浮著豆皮兒似的米油。奶奶為我撇上一勺,那醇香的粥皮啊,一口啜吸能黏住嘴唇,入口以后齒頰留香。我和姑家、叔家的幾個孩子一碗接一碗地盛著粥,肚皮撐得溜圓。

爺爺去世后,奶奶隨父親來到城里,叔也搬到了鎮上,村莊再也沒人住了。只有父母在清明節回去燒幾沓紙,添幾鍬土。父親告訴我,舊屋已坍塌無幾,老樹也被人砍去。逢到有雨,一雙鞋能套好幾斤泥。身雖未至,但衰敗的故居已在父親的話語里展現淋漓。

歲月更迭,我依稀能聞到村口那株臘梅散發的幽香。朵朵鵝黃的花瓣晶瑩剔透,襯著斑駁的泥墻和秸稈,映在古板清寂的木門旁,仿佛只與這苦寒和凄冷相匹配。

故鄉已老,時光帶走了古舊的老屋,卻帶不走我對它歷久彌新的念想。(潘姝苗)

Copyright 2016 www.mtghwo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權所有:和田地區紀委監委

技術支持:新疆中遠達電子網絡有限公司

備案號:新ICP備19000373號

頂部 首頁 微信二維碼 底部

新疆紀檢

和田紀檢


信訪舉報
广西快三历史开奖